繁體

成在线人免费视频一区二区 ,午夜性色福利在线视频福利,出差被夫の上司持久侵犯在线观看,灌满宝贝(H)
首页 / 新闻中心 / 文化 / 文学园地

文化

有歌者言 不见长安
发布时间:2021-07-23 来源:国能怀安公司 作者:陈秀梅

初识歌手河图,是那首高居音乐榜首的《风起天阑》。

“风起”二字语出《风赋》,“风起于青蘋之末”,架空的世界里帝国兴衰,血红的战旗席卷天下,兵荒马乱,铁笛高歌,英雄以天下为熔炉,竟都始于那座“青蘋之末”般小小的天阑城。女将谢婉守城不得,为敌枭首;无名的守夜人守着变了姓氏的江山,谁来过问他们的悲欢。

“风起于青蘋之末”,王朝更迭的大风里,每个人都是无根的浮萍,身不由己。也许无关乱世,而是人生本该如此?有着太多的身不由己,太多的无力改变,生活留给我们的自由其实很有限,但也多亏了这份有限的自由,有人走在生活的夹缝中,却能窥见最温暖的阳光。

而河图的另一首歌《不见长安》就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。

歌曲的主人公是一个思慕长安的书生,在某一天翻身启程,去往梦中的长安。他路过江南的杨柳岸晓风残月,走过小镇的夜凉如水月光清冽,千日回峰万山无阻来到日夜思念的长安,却发现长安不是自己想象中的模样。一场孤独的朝圣之后,他在暖软的风中坐下,固执地想着自己心里的长安。

我以为这又是一个追逐幻影的故事,就像中国古代那些思乡不归的文人,他们远走他乡之后日日思归,这样那样的句子就传唱了千年。

“何事吟余忽惆怅,村桥原树似吾乡”可为什么不回去,大概自己也明白吧。心中的故乡终究是幻影,你跋山涉水回到梦中的原野,也只能看到村桥已朽原树不再,仿佛故人白首相逢,徒留伤感。故乡在离开的那一瞬间凋零,旧年的星星已经落了,竹马和老屋朽在孩提的梦中。

就像叶芝与茅德岗的邂逅。午后温暖的阳光下,站在一大团苹果花旁,青春明艳的容颜刻在年轻诗人的心里,就成了一场永久的劫数。叶芝一生对其念念不忘,可真有那么喜欢吗?我常想,他是不是在追逐自己的幻影,把苹果花前美丽的相遇记在心里,把她变成自己的诗神,多年后后者垂垂老矣,但叶芝心中留着的幻影还是年轻时的模样。

尼采说艺术保护我们不被真实摧毁,其实何止艺术,我们追逐着的幻影,无一不是远离真实的避难所。生命的华袍掩盖的是形形色色的艰难,而远方除了地平线一无所有。许多人捧着自己心中的长安,想着终有一天自己春风得意踏进那里,长安城花开遍地阳光正好,少年轻裘长剑歌楼上,小姐画楼绣牡丹。

“举目见日,不见长安”,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启程。

我想象那个冲动的旅人,他把纸上的长安临摹在心里,日日思念,然后在某个寂静的夜晚,睡着的村子里荡着低低的鼾声,他收拾了一个简单的行囊,在村口的小路前久久驻足,然后踏上艰难的旅程。一路上颠沛流离,他在熙熙攘攘的闹市吞咽自己的孤单,在夜深人静时会遥遥望向故土;曾也踏遍红尘,天下的繁华尽收眼底,见过了江南细细密密的情致,走过青石板街,粉墙黛瓦;见过塞北大漠上的断壁残垣,听遍胡笳幽怨,一唱三叹。最后他在长安老去,带着满身的记忆,做着那个关于长安的梦,或许不那么满意,大抵了无遗憾。其实真实的长安不可能长成每个人想要的样子,在有些人心里,长安是肃杀的荒原和飘扬的军旗,那里铁甲的武士威严庄重,庙堂高兮萧鼓老;可在另一些人心里,长安是歌舞的少女和俊逸的书生,那里客栈的灯笼微微泛黄,节日时热闹喧腾,有人想象着金碧辉煌的大殿,有人描摹着檐下落花春水煎茶。谁都有自己的平安喜乐,就像卡尔维诺笔下那些看不见的城市,其实只存在于大汉的梦里。

较之每个人瑰丽的想象,它真实的样子反而不那么重要。亚历山大大帝追逐世界的尽头,生命在马背上燃出光焰;叶芝勾勒着念念不忘的幻影,她活在诗歌中成为不老的诗神;古希腊傍海而居,向往彼岸的勇士前仆后继,才有了光耀百世的希腊悲剧。那个旅人,当他垂垂老矣躲在僧庐下听雨的时候,漫漫长安路也会走马般从眼前流过吧,和着隔世经年的梦,讲述那段不平凡的征程。印度人把人生筑成浮屠,说你登顶的那一刻就是圆满,所有的阳光都奔涌过来。其实哪有什么华枝春满天心月圆?凡人的圆满,不留遗憾罢了。

还是要背起行囊吧,哪怕追逐的只是幻影,至少一路风尘也是一路风景。每个人的心中都该有座长安,也许永远无法到达,但我们相信那里很美。

责任编辑:赵绪洋


上一篇:
下一篇: